忍者ブログ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葛城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1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委託人】:脈流鎮道館館主龍時

【任務內容】: 
  脈流鎮最近發生一次規模很大的大地震,位於脈流鎮附近的遺跡山谷冒出了新的遺跡入口。

  目前陸續有九人進去探險勘查,但過了三、四天卻音訊全無,探險者的家屬非常擔心。
  於是龍時帶著四個訓練家和他一起進入新的遺跡調查並尋找失蹤的探險者,但沒想到剛進遺跡沒

  多久一行人就掉入陷阱當中!
  各位該怎麼做呢?

=========================================================================

 

A路線:
  在這座有如迷宮般複雜的遺跡內部調查時,陸續找到了之前失蹤的探險者們。但失蹤的九人由於

  皆有中毒和脫水現象,生命垂危完全無法行走,需要訓練家們合力幫忙帶他們逃離這裡。
  但眼前干擾他們的有滿身劇毒的破破袋、不斷攻擊大家的小灰怪和象徵鳥,甚至還有土龍弟弟群

  四處挖洞誤導大家的行走方向---


龍時和訓練家們該如何突破難關安全的把探險者們運送出遺跡呢?


A路線:
▽圖文聯手組:文文文圖


 文:葛城琉予吉姆

插圖:莉律斯








§葛城的場合

  前一陣子在脈流鎮附近的遺跡山谷一帶,發生了一場規模猶大的大地震,這一場地震造成山谷地區出現嚴重的走山現象,幾條平時使用的山道全遭土石覆蓋,幸運的是,沒有傳出訓練家或是野生神奇寶貝受了傷害的消息;經過數天的清理與修復,鎮民們在坍塌下來的石堆中發現了新的遺跡入口。

  遺跡山谷一直是為研究學者和探險者所「熱愛」的場所,也因此這一個消息傳出去之後,便陸續有幾位探險者進入新的遺跡調查,但是卻再也沒有出來過了,現毫無音訊。

  *
  「--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九人失蹤。」九世語畢,望了望眼下的訓練家。搭配黃褐色的皮革外套、與茶色的半邊髮,葛城剛剛步出脈流神奇寶貝中心,便遇到了這裡的「九世先生」,和葛城搭上話。

  「唔、嗯。」小聲的應了一聲,表情好像還帶著一點緊張,「那、那,他們的家屬,一定很焦急吧。」

  「啪」,九世將手中一疊書類捲起,朝著葛城的頭頂輕輕敲了一下,說道:「你應該說『真糟糕,得趕緊進去救人』的。」

  愣了愣,葛城不解地呆滯在原地,只見九世繼續說道:「其實,脈流道館的龍時和我準備在等會,進入這一個新的遺跡中調查、並尋找失蹤的探險者;考慮到『遺跡裡頭的情況』與『失蹤的人數』,我們希望能夠找到幾位願意協助的訓練家。」

  唉、這是,希望我可以幫忙?我這一個新手訓練家、嗎,「等、等一下,我不行啦!」葛城舉起雙手擺在胸前,操著一點慌張的語調,感到不好意思的推託著。

  「……」
  不、不要忽然這樣子安靜啊,「我,實在沒有那一個實力,而且,我還是一個剛出來旅行不久的新手訓練家嘛,怕會拖累你們。」微微的垂下頭,葛城道。

  曾經有注意到這一個訓練家,總是一個人坐在附近的長椅上,即便在神奇寶貝中心裡,也只是靜靜地待在角落,不禁讓人覺得,這孩子是不是一日都沒有開口講話呢?樣貌、裝扮看上去是那種很清爽的,性格卻十分孤僻啊。

  「在更早的時候,龍時和我陸續找到了三位訓練家,他們都相當樂意幫忙,沒有多考慮其他事情。」九世直視著葛城的雙眼,說道:「其中,有一個孩子和你一樣是新手訓練家,年紀似乎是你較為年長喔?雖然好像怯生生的,但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幫忙。」怯生生的,像是要哭出來一樣,卻又十分精力充沛的男孩子。

  「不需要想太多余的事情,如果總是一昧的害怕,是永遠不會有成長的。」九世將手中一疊一疊的文件收進了警用摩托車的側面車廂,並將安全帽扣環扣上:「真的沒有辦法的話,也不會強人所難的。」

  『……什麼、啊。』

  『我自己,也很清楚,總是這樣子,是不行的』,
  「……我、我幫忙。」葛城握緊著拳頭說道。

  「--謝謝你的大力協助。」九世微微的揚著嘴角,遞上一頂安全帽,「上來吧。」

  *
  過了段時間,九世和葛城到達了遺跡山谷,在遺跡入口附近有相當數目的員警駐守,另外,咎伊先生也在。「新的遺跡裡頭居住了一些不太友善的野生神奇寶貝,所以找來了咎伊在這邊待命;目前已經有九個人失蹤了,做多一點的準備總是比較好。」九世解釋道。

  「啊,九世先生!」
  遺跡入口處站著幾個人,其中一個看上去十二、十三歲的白髮男孩揮了揮雙手高喊,「好慢啊!」

  「抱歉、抱歉。」九世拍了拍葛城的肩頭,道:「作為補償,我又帶來了一位得力幫手。」
  唉,唉?得力幫手?不是這個樣子的吧!我還擔心自己會不會幫倒忙的!葛城在心中默默這樣想。

  「啊啊,有心幫忙的人永遠不會嫌多。」其中的一個和葛城年齡相仿的少年點頭道:「我叫做龍時,脈流道館的龍時,請多指教。」

  一邊,方才的白髮男孩接著說道:「我是琉予,請多指教!」九世描述的人,應該就是這個孩子吧。

  「莉律斯,請多關照。」清爽的碧綠色短髮,搭配朱紅色的短上衣,莉律斯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自我介绍道。

  「……我是吉姆,請多指教了。」看上去跟龍時、葛城同樣十六歲上下,穿著矢車菊藍連帽衣的少年說著。

  感覺都是很厲害的人啊,希望我不會扯後腿了……必須得加把勁兒了。「我叫葛城,那個、請各位多多指教。」葛城帶點緊張的說道。



  片刻後,龍時見已經打完招呼了,就清了清喉嚨,將雙手叉在腰上,稍微提高音量的說:「這件事情整個狀況,我想大家都很明白的;我們要進入這個遺跡中尋找失蹤的探險者,將他們平安帶出。」好像不是很擅長這種場合,不過還是俐落的講完了。

  另一邊,九世做了最後一個補充:「這一次是採分頭行動的方式,由龍時帶領著各位訓練家們,我則是與其他員警一起進行調查;遺跡裡頭有一些不太友善的野生神奇寶貝,雖然我希望各位盡可能避免戰鬥,但是我想至少不能讓救援行動受到阻礙,因此最好還是嚇嚇他們也好。」

  「從各種方面來講,若是各位能夠將他們捕獲也是不錯的。」龍時說道:「那麼,準備好了就走吧。」

  「喔!」
  一塊兒應了一聲,在最後的確認完成後,龍時、以及四名訓練家一同進入了遺跡之中。




§琉予的場合

  由於對裡面的狀況不是很熟悉,為避免混亂,龍時等人並沒有將PM們放出來,而是保持著隊形小心地前進。雖說是遺跡,入口處這一段在眾人眼裡看起來只是略有人工開鑿痕跡的小甬道,乍看之下沒有甚麼稀奇的地方,放眼望去只見粗糙的石壁及每隔一段距離設置的簡樸燭臺,這些燭臺此時已被全數點燃,但光線仍然不是很充足,人影隨著火光搖曳打在洞壁上,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路只有一條,所以目前還沒甚麼迷路的顧慮,行進間大家沒有多加交談,默默走了幾分鐘,他們才遇上進來後的第一個岔口,奇怪的是原本沿路都點上的燭火到這邊就嘎然而止,眼前兩條岔路,同樣是一片漆黑無限延伸下去。


「嗯……接下來該走哪一邊呢?」
  莉律斯輕聲道出大家共同的疑問,其他人也紛紛將目光投向帶頭的龍時,少年館主低頭思考了一下正準備開口,就被一聲驚叫打斷。發出聲音的是後頭好奇四處查看的琉予,他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到,還猛地退後差點撞上站在身後的葛城跟吉姆。


「怎麼了?」龍時反應很快,回過身時手已按在寶貝球上隨時準備出招。


  大概是自覺方才自己的誇張反應,琉予有些困窘地道歉:「呃……抱歉。我剛剛是在看牆上那些符號,本來還想去看看那邊的──」他指了指其中一條通道,「可是稍微靠近就看到裡面有東西一閃過去,眼前的牆壁也跟著晃動一下……可能是我看錯了吧。」最後不是很有信心的補上一句。


「不,那或許是傳聞中原本棲息在這的神奇寶貝,看樣子牠們也在暗中觀察著我們呢,還是小心為上。」龍時點了點頭,提醒大家提高警覺,接著繼續問:「你說的那些符號是?」

「就是那些刻在燭台下,像是未知圖騰的小小記號。」
  琉予回答,同時看向一旁的葛城,因為他知道剛才自己觀察那些記號的時候,那位不怎麼說話的哥哥也同樣注意到了。

  接收到注目視線的葛城有點慌張,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附和:「嗯……從進來以後幾乎每盞都有,而且……似乎是按照某種規則不停的重複排列。」


  聞言幾人一起圍到其中一個燈台下,的確……藏在火光照不太到的陰影下,沒注意還真容易漏掉。記號刻畫方式僅僅是簡單的幾筆,但刻得非常用心,痕跡非常深且老舊,顯然是作為遺跡的一部份刻意留下的;仔細觀察某些部分看起來類似未知圖騰,其他大多則是無法辨識的抽象符號。


「記號…規則……」

  盯著圖騰,龍時喃喃念了幾句,之後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突然有了動作,先是問了葛城跟琉予那些符號的排列方式,再前後比對附近幾盞與兩條岔路的燭臺記號。

「他在做什麼啊?」
  莉律斯靠向吉姆問道,後者只是聳聳肩;過了一會,龍時走回來向大家解釋。


「其實這只是我的直覺……既然一直按照順序排列著,沒有理由到這裡就中斷,所以我比對了一下兩邊通道開頭的符號,果然只有其中一邊是按照規則繼續排下去,這應該就是提示吧。」


「那這邊才是正確的路囉?」琉予看向黑洞洞的通道口,兩邊實在是看不出差別。

「通往遺跡中心的路──應該是。不過要記住我們目的是來找那些失蹤的人,不是遺跡尋寶,所以另一邊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但考慮到那些都是專業的探險人士,他們跟隨著記號走向這條岔路的機率會比較高一點……總之先走這條看看吧!」

  說完,龍時領著四人走入左邊那條通道,沒想到才走沒多久,前方就出現了動靜。
  一片幽暗中傳來一陣細碎土石翻動與摩擦的聲響。


「在那邊!!」莉律斯指向黑暗中的某個角落喊道,眾人隨即朝她比的方向看去。



  是土龍弟弟!而且還是大量發生!
  關於土龍弟弟的習性大家都清楚,光一隻就可以整出一座迷宮,如果是一群……搞不好這底下已經被挖得面目全非。


「大家小心─────」


  根本來不及反應,甚至連話都還沒說完,腳下忽然一鬆,原本以為結實的地面竟然說塌就塌,龍時、吉姆、莉律斯、琉予、葛城──五個人就這麼不分你我同時摔了下去。


  還好只是往下掉了幾層,下面沒什麼恐怖的陷阱等著,PM們也在落下的瞬間就從寶貝球裡跑了出來護在主人身邊,所以基本上所有人毫髮無傷……大概除了被跑出來的波加曼一腳踩到臉上的琉予之外。他現在正忙著安撫正急得轉圈的小波說自己沒事,不要緊張之類的。

「謝謝你們。」吉姆摸了摸圍在身邊的怨影娃娃跟皮卡丘,Lana親暱地蹭回去,墨則是飛快轉了一圈,像是在說沒事不要亂嚇人好嗎。

「好痛……啊,謝謝。」

  「都沒事吧?」一把扶起還坐在地上的莉律斯,龍時向大家確認狀況。

「嗯,這裡…又是哪裡?」抱起自己的小火焰猴,葛城看向四周。


  他們掉落的地方跟原本的通道非常相似,只是兩邊的石壁現在多了一些壁畫,像是在述說什麼故事一樣往前一直延伸下去。經過大略討論,原本的路應該看來也只能繼續走下去……

  於是眾人爬過坍塌的土石跟著畫的指引繼續向前,中間經過不少岔路,牆上壁畫時有時無的沒有連貫,看起來也不太像之前那樣藏有正確路徑的提示,所以一行人沒有多加留意,只能盡量邊摸索邊前進。儘管每個轉角都有特別做上記號,一路上也沒有再重複見到它們──表示大夥並沒有走回頭路,可左彎右拐甚至上下起伏的複雜地形還是讓所有人漸漸失去方向感,而在路上每個人也都不約而同感受到若有似無的敵意就跟在身後,卻始終不見對方現身,雙重壓力下來,就連龍時也開始顯得有些焦躁,幸好在大家快要失去信心接受自己迷路的事實之前,他們終於走出這看似沒有終點的通道。

  盡頭連接的是一間天然石室,空間非常大,粗壯的柱子整齊排列而去,在閃光的照明之下只隱約看到另一邊還有類似祭壇之類的高台靜靜聳立在那。


「天啊…差點以為就要交代在這裡了。」不知道是誰小聲嘀咕了句。

  可惜老天似乎不給他們機會喘息,就在幾人準備在這邊稍事休息的時候,石室一角又傳來聲響。

「不會吧?又是土龍弟弟群?」琉予第一時間叫了起來,聽起來好像快哭了。

「等等,好像不太一樣……」吉姆示意大家安靜,跟在吉姆身旁的奇魯莉安──蘭斯頭上兩片感應瓣微微發出光芒。「是人的聲音!」


  安靜下來一聽,遠處傳來的竟是斷斷續續、十分虛弱的求救聲!


  循聲找去果然正是失蹤的探險者們,巧的是一個不少九人都在,經過大略檢查他們身上沒有受到嚴重致命傷,只是都有中毒及嚴重的脫水現象,龍時等人拿出事先準備好以防萬一的簡易醫療用品,先幫他們做了些緊急處理,另外補充水分熱量等等;包紮途中一些意識比較清醒的人也陸續道出自己進來後所遇到的狀況,他們九人雖然是分批進來的,但貌似都遭到正體不明的力量集中驅趕到這邊。


「嗯……我們大概也是同樣被設計引到這裡。不知道他們的目的到底是……」龍時沉吟了一下。想起剛才琉予看到的異象、牆上的記號、土龍弟弟,還有通道中的混亂迷航,其餘人彼此互看了一眼,點頭表示同感。


「好了……放心,你們會沒事的。」處理完最後一個人的傷口,莉律斯微笑安撫道,但神色還是帶著些許擔憂。緊急治療完成,不過畢竟只是應急,最重要的毒沒有解開,他們的性命還是危在旦夕,所以不管怎樣必須盡快接受治療。

  四人接著開始輪流提起各種逃脫方案,可是最後幾乎都被一一否決掉,一時半刻沒有得出任何結論,陷入僵局。就在這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的館主突然開口了。


「這些等下再討論吧,在那之前……」
  龍時緩緩轉過身,原本待在一旁的力壯雞跟幕下力士瞬間站到他身邊擺開架式。
「我們還有些小挑戰必須面對。」


  原來趁著眾人說話的空擋,一些野生PM悄悄圍了上來,除了專門挖坑的土龍弟弟,還有小灰怪、象徵鳥及破破袋等,沒意外的話應該就是先前通道中感受到的敵意來源吧,此時牠們挑釁……不,已經可以說是攻擊意味濃厚,看來一場惡戰不可避免。


「琉予!想辦法牽制住土龍弟弟群,別讓牠們再亂挖洞。」

「莉律斯、吉姆,其他發動攻擊的PM就交給你們了!我會負責保護傷者遠離戰場,葛城你來掩護我!」


  一串指令頃刻接連而出,語畢,少年回頭望了四位訓練家一眼,笑著說道:「你們,沒有問題吧?」


  四人也不猶豫,分別跟自己的夥伴PM們交換一個眼神,同時回答。


『交給我們吧!』




§吉姆的場合

  「嘰────」
  狂亂地土龍弟弟群還在拼命挖著洞;而在野生神奇寶貝們惡意濃厚的目視下,龍時已經快速分配好大家接下來的工作。


  「小波,用泡沫光線,讓土龍弟弟們冷靜一下吧!」

  首先琉予一下達指令,波加曼便跳至前頭,努力噴出一大群泡泡充滿著整個大空間。
  龍時趁這空檔,熟練地指揮起力壯雞跟幕下力士,好好保護著受傷的探險者們;葛城也派出自己的神奇寶貝們幫忙支援,一刻也不得馬虎。


  而第一時間察覺到打算分散行動的龍時一行人是小灰怪們,每一隻手上的三處小燈亮的十分刺眼,而馬上衝至前想攻擊即將離開的領頭龍時。

  「墨、蒼!別讓小灰怪們攻擊到龍時先生他們了!影子球連發!」吉姆立刻叫出怨影娃娃墨及燭光靈蒼出來應戰,兩隻幽靈系默契般地點點頭,發放出好幾顆大大的影子球丟向小灰怪們;早已經待在外頭的奇魯莉安──蘭斯則攻擊著破破袋群,讓波加曼小波減輕不少負擔。

  莉律斯隨後也派出妙蛙草艾薩與熊寶寶可堤絲、盔甲鳥伊栖出來幫忙打掉密密麻麻的野生神奇寶貝,而小灰怪群落單出來的幾隻也在葛城的阿勃梭鲁、旋風刀的揮砍之下節節退回。


  現場的大混戰可說是一觸即發地開始,吉姆、琉予、莉律斯接下來都陸續叫神奇寶貝們出來一一跟似乎永遠沒減少的野生神奇寶貝對峙;而後過了一段時間,現場的氣氛才漸漸得到平息些,終於有些喘息的機會。

  幾乎在場的夥伴神奇寶貝們都還不敢放鬆警戒。


  吉姆率先請奇魯莉安蘭斯在這天然大石室內開始進行感應,隨後蘭斯向吉姆點了點頭。

  「龍時先生跟葛城已經先帶著傷患們往原路回去了。」
  「呼…太好了!希望龍時先生他們那邊能順利!」琉予覺得傷患們一定要平安無事才好。
  「對了……換我們,覺得怎麼樣才能出去呢?」莉律斯小小聲地問。

  野生神奇寶貝根本如同分裂中的細胞地源源不絕在四周遠處冒出,只是雙方不約而同的未再攻擊彼此……不過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你們認為我們要跟龍時先生他們走原路回去嗎?」
  「……不過只有那一條路不是嗎?」
  「這麼說好像也是……」


  吉姆一直沒說話,而其他兩人彼此探探頭,決定問問吉姆的意見。
  「……不要從原路回去比較好,野生神奇寶貝們就由我們來牽制住往反方向帶著吧;而其實我覺得這裡頭一定還有其他走出去的路途。」吉姆讓奇魯莉安蘭斯搭載肩膀上,蘭斯頭上的兩片感應辦從剛開始一直都沒有停息過的、閃爍起微弱的光芒。

  「……」琉予跟莉律斯同時盯起感應辦看,蘭斯有點不好意思地縮了縮身子。
  「我相信吉姆說的!就找找看吧?」
  「嗯嗯,我會跟著大家的!」

  三人決定好後,夥伴們開始再度擺起備戰狀態:一定要成功完成這次的任務!


  ×

  「謝謝你們…!」似乎是探險者們的領頭,意識較清醒的他輕輕向龍時與葛城道謝,「其他三位不要緊嗎?他們……還在那兒…」
  
  龍時回過頭,表情堅定著,「雖然不保證他們可以平安無事,但我相信、他們都是優秀的訓練師!不然就不會參與這次的救援行動了。」其實他何不也是擔心著琉予他們呢?不過在這種時候,更是不能讓其他人感到不安;真正的信任,是可以創造出一股正面能量的。


  「……請問,龍時先生?」沉默了許久,葛城還是鼓起勇氣開口了,不過聲音小到只有龍時聽的見。「為什麼會叫我來跟著你一起保護傷患們呢?我覺得其他人,例如琉予、或著吉姆,甚至連身為女孩子的莉律斯一定都比我還要來的適合。」說出來的話語,怎麼會這麼沒有自信呢……葛城覺得自己有點糟糕了。

  「葛城,我剛剛也說過了,我相信著,也包括你。」龍時再度回過頭,這次他的表情是稍稍無奈的微笑,「其實你有能力,當然琉予他們也有自己獨特的優點;每個人只要一成為訓練家,出門旅行後都在尋找著所謂的道路,當然會有迷惘的時候,不過不可以氣餒,相信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對不對?」龍時的話語彷彿也是在對自己述說的。

  仔細想想,不也是對的嗎?開頭就失去信心,那麼什麼事情不就都會先往失敗的方向前進嗎?…怎麼會沒有想到……

  「謝謝你,龍時先生。」葛城想通了後,給予一個堅強的笑容。


  之後沒有人再對話了,也走了好長一段路,最先感到奇怪的是葛城;他覺得走進跟來的時候根本完全不一樣的道路,因為並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之前五人行動時所劃下來的記號。 

  隨後龍時也感到很疑惑,便大聲道出沉默許久的第一句話,「停一下。」

  探險者們在剛無止盡的行走途中陸陸續續都清醒過來,醒過來的發現同伴跟自己一起被救起來後而感到心安;卻因為現在的處境被鬱悶壟罩起來,每個人表情盡是憂心重重。


  難道他們永遠也走不出去了嗎?

  「不用擔心,我們會帶領你們出去的。」龍時知道氣氛開始不對後先給予一些話語,但口氣也沒有一開始來的堅定;探險者們也知道少年館主是鼓勵著大夥,不多說什麼話,所有人的情緒呈現煎熬的膠著狀態。

  

  葛城覺得奇怪的不只有沒看見記號這一點。

  更有詭異的感覺是,這裡一整個空間,都很……不自然。
  一定不是自己多心了,必須告訴龍時先生。

  
  就在此時,葛城的腳邊劃過一道不起眼、超能力系獨有的空氣痕跡,好巧不巧地被葛城注意到了。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試試看吧!


  「龍時先生……我想,這樣的狀況應該是有其他因素在。」

  「葛城?…」龍時本來想繼續詢問下去,卻望見一路跟著葛城的阿勃梭鲁已經盯緊某一處不起眼的方位,便閉緊嘴巴,看著彷彿已經知道一切元凶的少年訓練家,點了點頭。


  「謝謝你,龍時先生。」


  對手應該已經迷惑人心十分的熟練,機會可能只有一次,不能、輕言放棄!
  「阿勃梭鲁,使出旋風刀!目標是……

  象徵鳥!」
  

  ×

  轉回到吉姆、琉予跟莉律斯這邊。

  託奇魯莉安蘭斯的福,他們已經找到另一條路,三人正在大空間內筆直的往那小道路邁進;但野生的神奇寶貝群當然不會發愣著的看他們走掉,一隻隻蜂擁而上。

  而夥伴神奇寶貝們也一觸即發地全面維護三人的安全,最後陸陸續續進到通道來後,利用了絕招堵住入口,「轟隆轟隆……」一串聲響後,順利的在兩方人馬間形成堅固的石的壁障。


  「呼……呼…」

  默契一般地每個人都喘息著;終於躲過那一群群野生神奇寶貝,實在是太多太多隻知道根本打不完,這樣的直接逃脫的方式或許才是最好的。


  吉姆把肩上的蘭斯扶好,有點擔憂的詢問著,「蘭斯,你已經長時間感應很久了,進寶貝球休息一下吧?」

  奇魯莉安蘭斯卻搖了搖頭,輕輕擺動著,表示自己沒問題。
  「……別勉強囉。」最後吉姆無奈苦笑,點點頭表示真拿他沒辦法;隨後手輕戳了戳蘭斯的鼻尖,後者害臊地臉微微紅潤起來。

  片刻休息過後,三人把神奇寶貝們重新配置成方便行動的隊伍後,往謎的小路內部緩緩前進。



  通道忽大忽小,不時還會發現土龍弟弟挖出的不自然坑洞,每次遇上時都得小心翼翼的通過,所有人的光源只有吉姆的燭光靈、蒼的幽火;幸好道路是一直線的,並沒有岔路,也沒有任何野生神奇寶貝的出現。

  
  才剛慶幸著,前頭馬上就出現一個圓頂空間,不是很大,但是空間的另一端道路分成了兩道路,三人頓時洩了氣般,疲憊的神情表露無遺。

  「怎麼辦……終於還是要選擇一條道路嗎?」莉律斯說著說著,揉了揉些微發酸的膝蓋。

  「吉姆?雖然不好意思,蘭斯他……」琉予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感應辦。

  「可以,我們試試看……蘭斯。」吉姆一說完,蘭斯馬上跳至前頭,「或許會有些時間,畢竟蘭斯的感應也非萬能,只是做出比較利於我們的選擇。」吉姆提醒著兩人。

  「好的!」兩人回答,於是所有人緊閉上嘴,對蘭斯抱持著信任、而蘭斯回過頭向大家表示些什麼後,開始在空間內飄浮起來,頭上的兩片感應辦光芒比前幾次要來的出色,可以看的出來蘭斯也在盡自己所能幫助著大夥。

  …

  ……

  ………!

  「奇嚕!」蘭斯朝著左邊的道路指去。


  所有人望著左邊的昏暗道路;而琉予跟莉律斯本來想直接踏步前進,卻先被吉姆的手擋下身,「你們先等一下,蘭斯的感應是表示著非這條是正確道路,他是感應到其他的什麼東西才會這樣。」後者的兩人面面對望,而收回腳步、畢竟奇魯莉安蘭斯的主人是吉姆,一定是馬上讀出些蘭斯所表達的感應動作吧!

  前方的蘭斯也未停止感應,兩片感應辦的左片光芒遠遠比右片來的強烈許多,正在想辦法了解所謂著「其他的東西」。

  而不過二十秒,蘭斯跳回到吉姆的肩膀上。

  根本一氣呵成,吉姆立刻轉身拉起兩人的手便直接往右邊道路衝。

  「!你們怎麼…?」琉予跟莉律斯滿臉問號,而吉姆只說了一句話。

  「你們馬上就會知道了。」


  後方一連串的騷動聲讓兩人忍不住回頭,而差點沒叫出來。

  土龍弟弟、而且是一群,這場景根本太似曾相識了吧!只是頭上多了一、兩隻小灰怪,土龍弟弟群中夾帶幾隻破破袋;最後開始上演起你們追我們跑的戲碼。

  
  「原來蘭斯感應到的就是他們嗎────」莉律斯、「我、我們可以逃過去的相信我們!」琉予、「小蒼,影子球!」吉姆。

  前方的三人也在混亂中分別派出一隻隻神奇寶貝出來應戰,絕招招呼完後夥伴神奇寶貝們也默契十足地一起跟主人們逃命;而後面的野生神奇寶貝群其實並沒有剛剛大空間內多出好幾百倍,頂多不超過三十隻,所以馬上就被三人的神奇寶貝打的全數節節敗退。


  最後只剩下土龍弟弟、小灰怪、破破袋各一,三隻野生神奇寶貝;他們似乎是比自己的種族內中較擅長躲避招式或是適合戰鬥的,才沒有在剛剛的混戰中被直接打發掉。


  「只剩下三隻了嗎?」「那那我們要不要戰鬥?」「乾脆就快點結束掉這無謂的追逐吧。」


  三人如此打算著,而前方道路,吉姆眼尖的發現有龜裂現象,一定經不起再一次猛烈的踏步,而先提醒兩人及神奇寶貝們跳過這一處龜裂地帶再提出挑戰。

  不料在三人跳過去的當下,土龍弟弟、破破袋、小灰怪卻狠狠地踩踏上即將裂掉的道路;說是遲那時快,不只是道路龜裂處,連那處的天花板也因為這動盪岌岌可危,先行摔落到三隻野生神奇寶貝的頭上。

  其中的破破袋似乎比較過於膽怯,他的叫聲先引起了莉律斯的注意。

  「危險!」莉律斯直接回首過去,撲向了快哭的破破袋想保護他。
  而小灰怪及土龍弟弟反應不及、一人三隻一起掉落下去,而眼看上方的大石頭也就要砸落下────


  「蘭斯,念力,快保護他們!」吉姆著急的先吶喊出去,蘭斯便跳了出來使出強力的超能力,第一時間阻止了落石及持續的摔落,但顯然已經盡力,落石還是用著每秒一公分的距離前進。
  「奇、嚕嚕!」蘭斯的臉上竟是痛苦難忍,落石實在太重了。

  「小波、小花,快一起幫忙蘭斯!」琉予道,波加曼小波跟毽子花小花用著泡沫光線及種子機關槍把落石打碎。
  像是一個號令,所有夥伴神奇寶貝皆一起主動幫忙著,形成一股動人的畫面。

  莉律斯的妙蛙草艾薩最優於打掉落石後,先把莉律斯及破破袋用藤鞭抱了上來。
  隨後蘭斯把小灰怪及土龍弟弟用念力帶上來後,瞬間失去所有力氣而癱軟下身子,同時也解除了超能力。

  龜裂的道路立即全數崩塌下來,巨大的聲響不絕於耳,但是沒有任何人及神奇寶貝受傷。


  「蘭斯。」在蘭斯倒下之際溫柔地抱了起來,吉姆的聲音帶出許多複雜的心情,他很感動蘭斯好幾次這麼的拼命,才能化險為夷。
  「謝謝你,你最棒了。」吉姆閉起眼,用額頭輕輕抵觸著蘭斯的臉頰;蘭斯雖然疲憊,但是臉上掛起笑容:蘭斯覺得自己做了件很棒的事

  「好好休息。」最後吉姆把蘭斯收回寶貝球內,莉律斯也對蘭斯的寶貝球說聲謝謝,並向著所有人道歉著自己的衝動。


  「以後不可以……」「莉律斯,妳看!」吉姆的督促被琉予狠狠打斷,莉律斯疑惑的看了看,破破袋親密的在莉律斯腳邊蹭著。
  而小灰怪及土龍弟弟也老實多了,知道三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拼命的點點頭,表達謝意。

  「倒是不用這麼般一直感謝啦……你們,沒受傷吧?」吉姆無奈的笑了出來,吐出一口氣問,啊啊……這樣的結果或許也不錯。

  小灰怪聽到話語,便飄向前對著吉姆,手上三個小燈亮來亮去,然後跟破破袋一樣親暱的拉了拉吉姆有些寬鬆的帽T。

  「小灰怪好像很喜歡吉姆呢!這隻土龍弟弟也是。」琉予抱起了土龍弟弟,她背上的小翅膀拍動了幾下,表示友好。


  「看來是這樣。」
  「我們成功收服到他們了!」莉律斯開心的叫,破破袋跟著牠一起跳起來。
  「喂喂……」吉姆汗顏,隨後與小灰怪開始詢問。


  「小灰怪,你……會不會感應著出去的路?」不確定的口吻,吉姆覺得這隻小灰怪說不定可以像蘭斯一樣進行所謂物品及心情的感應。
  小灰怪晃晃頭,三個小燈泡讓黃色的燈亮了起來,隨後發出一種機械音的叫聲。


  「謝謝!我們相信你!」吉姆讓小灰怪飄坐在不同於蘭斯的自己的右肩膀上。


  「吉姆?」
  「我們可以請小灰怪他們帶我們出去。」
  「太好了!」


  三人及一群神奇寶貝再度默契的點點頭,一起笑了出來。


  ×

  夕陽灑落下來,龍時緊盯著遺跡的入口處瞧,葛城也是;稍早之前,葛城已經成功打敗了象徵鳥,隨後一行人順利的走出遺跡,完成了這次的救援行動。

  不,只能算完成了一半,吉姆、琉予跟莉律斯還沒有出來前都不能算完成任務。

  九世先生在後頭忙著指揮伙伴們、讓探險者們好好做休息及精密的檢查跟治療,也連絡上了家屬前來。

  
  「龍時先生……我還是進去看看吧。」
  「……象徵鳥還可以嗎?」
  「咦?」


  葛城慌忙的掏出寶貝球,裡頭的象徵鳥乖乖的漂浮在內,現在彷彿在對葛城眨眨眼。「是沒想到過會直接收服起來,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那麼……我們可以進去找吉姆他們嗎?我很擔心。」葛城老實的問。
  「……唔。」


  說到擔心,龍時一定跟葛城一樣,說不定比葛城來的更著急,但他還是保有一開始的原則:信任,不過要是他們遇上危險自己又該如何去交代?

  「龍時、葛城。」九世冷不防在身後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結結實實的嚇他們好一大跳。
  「探險者們全部都已經平安無事了。」

  「嗯、喔喔,九世先生你不要嚇人……」龍時第一次擺出責備的眼神。

  「你相信著他們,對吧,龍時?」九世轉個彎,說出龍時心中的話語。


  「……嗯,不過,他們要是再不出來我一定會再衝進去找他們,不用阻止我。」
  「看來你衝不進去囉。」九世意味深長的說。

  「為什麼……」「龍時先生,你看!」葛城打斷了龍時的疑惑,指著遺跡入口的黑暗處,那兒、三顆很明顯的小亮點及一群聲響,漸漸的傳了過來。

  「龍時、葛城,你們去跟他們說任務結果吧,我去忙了。」


  吉姆、琉予跟莉律斯一走出來,馬上就接收到燦爛的夕陽,反射性用手遮了遮雙眼。
  外頭的空氣真是太美好了。

  龍時等待著他們適應下來後,說了一句話,「任務圓滿完成囉!」

  所有人聽到這一句話都忍不住互相拍手叫好,由衷的打從心底成長了許多。


  「看來你們也擁有了新夥伴!」葛城率先的興奮道。
  「是啊,正好一人一隻呢!」
  「他們似乎也願意跟著我們一塊兒去旅行。」
  「破破袋!我們一起走吧!」


  ……夕陽深沉的慢慢邁入水平線,不過歡笑聲才正要發揚光大。
  
  
  [神秘遺跡任務,完]


「感謝大家的幫忙!」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pyright c 【PM in Plurk】Trainer Kudzu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