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葛城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2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委託人】:羅莎鎮居民莎莎



==================================================================================



【任務內容】:

 

    位於羅莎鎮嘆息墓園深處的一棟老洋館舉辦了一場以鬼怪為主題的狂歡派對,在地居民皆在自家信

  箱收到一張邀請卡,卡片上頭的燙金字體斗大的寫著一段話。


    『自認為擁有足夠膽量的人就聚集到此地吧!屬於我們的狂歡饗宴即將開始-』


    羅莎鎮的居民們因為這件事議論紛紛,由於那棟洋館太靠近嘆息墓園,即使是白天整棟洋館也給人

  一股陰森的氣息,因此平時並沒人敢靠近,連裡頭有沒有住人都不太清楚。

 

    而收到邀請卡的居民們大多都不想參加,只有膽子大的年輕人們組成了一團準備前去一探究竟。羅

  莎鎮的居民莎莎原本也預計要和朋友們一同參加,可是卻因為重感冒無法前去。再加上家裡的魅力喵一

  直對洋館的邀請卡非常警戒且害怕,她怕是不是有甚麼事情會發生,於是拜託訓練家們拿著她的邀請卡

  一同前往,如果有危險請互相協助,若沒什麼問題的話,也請訓練家們好好的玩。



==================================================================================

  

▶ 其一 



    依照邀請卡的時間前來洋館的你們被擋在洋館外頭,大門深鎖且四周鴉雀無聲,連平時應該吵鬧不
  休居住在嘆息墓園的幽靈系神奇寶貝也完全不見蹤跡。嘆息墓園陷入一片死寂,除了風吹草動的聲音外
  別無其他聲響。

    這時從墓園遠處傳來微弱的啜泣聲,於是你們決定幾個人留在原地,其餘人過去探查。循著聲音去
  找結果在深處發現了一名小女孩與詛咒娃娃。就在你準備向前搭話時,又有一個男孩出現在你身後,眼
  神害怕的說:「進去洋館內的人,沒有人回來。」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跑向洋館,男孩身後跟著的夢妖魔還回頭對你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 其二 


    此時整棟洋館內的燈火突然全部打開,墓園亮了起來。突然出現在洋館門口的烏鴉頭頭激動的嚎叫
  著,洋館的大門正慢慢的敞開。

  
    等不到他們回來的你們決定先進去瞧瞧,一走進去就看到擺滿豐盛食物的宴會餐桌、水晶燈和高級
  的壁畫等等東西,看起來很乾淨是有人居住的感覺。望向一旁通往二樓的樓梯,有隻酷豹正不懷好意的
  望著你們。
  
    四周巡視一下就是沒見到任何人影,四處呼喊也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照理來講應該會遇見早一步來
  到洋館的年輕人們,但這個情況似乎不太對勁。就在你們正打算離開時,發現大門黏的死緊無法推開,
  且門上出現了潦草的字跡。
  
  『如果想離開這裡,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此時大廳所有燈火瞬間熄滅,大量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出

  現在你們的面前…

   



==================================================================================

【來自神祕洋館的邀請】PMP組隊任務!圖文聯手組!



【隊員】:
男→NO.213伊瑟斯、NO.485 葛城、NO.569達洛斯、NO.632焱漪


女→NO.343木下清、NO.504陽梨












◎伊瑟斯的部分







『自認為擁有足夠膽量的人就聚集到此地吧!屬於我們的狂歡饗宴即將開始-』

  默默地盯著方才得到的邀請卡上頭鮮明的燙金字體,在一片呆滯中跟著接下委託的伊瑟斯現在依舊是一陣呆滯,但這陣呆滯並不是因為還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麽,而是因為他正盯著卡片上的裝飾用PM圖案陷入陶醉狀態。

  時間回到稍早之前。

   羅莎鎮中的嘆息墓園內深處的一棟老洋館舉辦了一場以鬼怪為主題的狂歡派對,在地居民皆在自家信箱收到一張邀請卡,對此事有所聽聞並感興趣的訓練家也在近 期聚集至羅莎鎮打聽消息,而在偶然的情況下,有五名訓練家受到患上重感冒少女的委託,委託內容是代替她和朋友們前去參加派對。

  雖然答應了少女,但隊伍中最為年長的達洛斯在察看邀請卡時卻發現一個問題。

  「邀請卡有六人份……?」

  聽見達洛斯的疑問,陽梨也湊了上前數了數卡片數量,不多不少、恰好是六人份。

  可是當初委託的時候是說五人阿?

  感到困惑的眾人本想回頭將多出的邀請卡還給少女,但當察覺時少女早已離去,看來暫時是無法還給她了。

  

  位於嘆息墓園深處的破敗洋館,從遠處可以稍稍望見一點兒大概形貌,遠看陳舊腐爛的外表散發出種幽森陰暗的形象,天色也不自覺的昏暗下來,雖然在前進但眼前的洋館卻沒有變得較為接近,依舊處在距離眾人有些位置的遠方。

  颯颯作響的風聲約莫是這裡唯一的聲響,除此之外僅剩眾人行走時所發出的些許腳步聲,或許是被這裡陰森的氣息影響了吧?沒有一點說話的聲音,真要說的話,此處最為吵雜的大概是——

  「波加——!」

  ……被伊瑟斯抓在手中不知為何十分興奮的波加曼吧?

  被波加曼這麼一鬧,原先緊繃的氣氛開始緩和下來,雖然不能說是非常輕鬆的氣氛,但明顯是好多了些,個性本就較為開朗樂觀的小清則是開始跟同為女性的陽梨搭話,只是不知為何的,伊瑟斯的視線難得離開他的PM,稍微轉向陽梨那偷覬了幾眼。

  一直沒說過什麽話的葛城似乎也想說點什麽,大概是因為他剛好跟伊瑟斯走在一起,波加曼的吵鬧聲離他最近的關係吧?

  而在尋找洋館的正確位置時,待在伊瑟斯懷裡的波加曼不安分地朝著葛城的方向撲將過去,「波加!波加!」興奮得就像是望見好吃的餅乾一般。

  被波加曼突然的動作驚嚇到的葛城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波加曼就已將葛城反射性揮出的手當做踏板,完美的站在上頭,還用圓圓的手指著某個方向,用眼神對夢妖魔示意著什麽。

  只見夢妖魔向著那方向飛去,不一會兒便帶了個人出現在眾人眼前。

  「咦?」被帶來的那人似乎完全處於狀況外,八成是路過的訓練家吧?

  


  一問之下,果真是路過的無辜訓練家,名作焱漪,莫名有隊長架勢的達洛斯順勢邀了他一同參加派對,而他雖然在聽見可能有鬼什麼的時候猶豫了下,但當伊瑟斯眼神發光的提出裡面八成會有幽靈系的PM後便接受邀請一起了。

  說來也奇怪,當達洛斯將多出的邀請卡遞給焱漪後,過不久,原本怎麼走也接近不了的洋館開始變得清晰可見,他們終於到達洋館大門前方。



  此刻的墓園異常安寧,不見一個幽靈系PM飄盪,靜得連根針落地都聽得見響,陰冷的空氣有如凝結般地停滯,感覺似乎只需一點風吹草動便能嚇得人一身冷顫。

  至於老洋館則是緊閉著木製的舊式大門,像是不讓人隨意進出般的深鎖著,無法藉由外力打開,盯著幽閉的大門好一陣子,正當眾人有點想用暴力突破時……











◎陽梨的部分







「這個門要怎麼…」正當陽梨這麼發出疑問的時候,墓地的不遠處傳來了微弱的哭泣聲,陽梨循著哭聲跑去。
「我去看看。」葛城跟了上去,伊瑟斯毫不意外的追上。
「我們在這裡等你們哦──」後方傳來了達洛斯的聲音。


隨著哭聲越來越大,他們也逐漸接近墓園的深處,最後看到一個小小的人影蹲坐在地上哭泣,靠近一看,原來是一個小女孩在哭泣,她的身邊則是跟著一隻詛咒娃娃,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正準備要開口問的時候,身後出現了小男孩的身影。

「進去洋館內的人,沒有人回來。」突然出現的小男孩用顫抖的聲音這麼說著,眼神中流露出了恐懼,接著像是顧不著所有人一樣,提出了警告性的話語後,便拔腿就向洋館的方向跑去,而他身後的夢妖魔則是詭異的笑了。

「嗯…你怎麼了?」陽梨這麼問著剛剛的女孩,然而回答她問題的則是沉默。
伊 瑟斯則是雙眼閃閃發亮的盯著女孩子旁邊的詛咒娃娃看,陽梨看著他們兩個偏了偏頭,便蹲下詢問看看詛咒娃娃,「你知道些什麼嗎?」這麼一問,雖然不懂,但詛 咒娃娃好像開始想訴說什麼一般,雖然搞不太懂,不過大概能明白是想表達很重要的事,雞同鴨講了一段時間後,詛咒娃娃決定用行動來表示,於是往附近不遠的地 方跑了出去。


比起剛剛的地方,這裡能看到在遠處的洋館,這是最大的不同,詛咒娃娃指了指洋館,又指了指剛剛那個小女孩的方向,清楚的表達了關連性。

「…這兩個方向,是指剛剛那個小女孩跟洋館有關?」疑問到這裡,陽梨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

可惜答案不如陽梨所期望的不是,而是正確答案。詛咒娃娃點了點頭,更詳細的實情似乎得到洋館調查才會水落石出,想到這裡,陽梨的臉色就更差了。但是不去洋館,可能得到剛剛那個小女孩那裡去吧,她彷彿面臨了最難的兩個選擇一般,露出了少有的不安神色。

「那要去找剛剛那個女孩子嗎?」陽梨又問問詛咒娃娃,仔細想想比起剛剛那個外表陰森的洋館,去找那個女孩也許好的多,這次如她所願,詛咒娃娃點了點頭。



「…咦?」很恰好的,返回的時候,剛剛的小女孩就不見了,於是陽梨只剩下回去洋館這麼一個選擇。

在和詛咒娃娃一起前往洋館的路上,雖然明白不危險,但是環境的氣息令人感到顫慄,周遭的氛圍讓陽梨的表情繃得更緊,彷彿一個衝擊就會把她嚇哭然後跑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不過這也是事實就是了。

到了洋館的大門前,卻不見在這裡等待著的達洛斯等人,陽梨的表情顯得更不安,「是進到裡面了嗎…?」雖然沒有人回答,但答案八成都是進去了吧,這時陽梨就算不想也得硬著頭皮進去,正當陽梨試圖打開門的時候,一個響亮的嚎叫傳入耳中


──是烏鴉頭頭。











◎木下清的部分















  「我們在這裡等你們哦──」



  雖然剛剛隊伍中近似於隊長的達洛斯這麼說了,但……

  根據木下清不太準但也不至於非常不準的生理時鐘,從和梅莉特有相似氣質的那孩子──陽梨和其他兩名隊友離開到現在,少說也過了近十分鐘有。

  墓園離這裡並沒有這麼遠吧?如果只是去看看,應該不至於花上那麼多時間?



  木下清眨了眨眼望向其他兩人,他們似乎也都感到有些不對勁。「怎麼……」正當她因為有些不安而打算詢問較自己年長許多的兩人的意見,洋館突然的變異吸引了他們的注意。

  墓園的方向亮起了光,而身前的洋館也點起了燈,進而緩緩地打開門──明明沒有人去推的,彷彿在歡迎杵在它面前好一陣子的一行人。

  於此同時,一隻烏鴉頭頭突然間出現在門前,嚎叫著,宛若在哀痛著些什麼那樣。

  ──令人感到不甚愉快的氛圍。



  「呃,」木下清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哇哦,」達洛斯讚嘆了聲。

  「唉呀……」焱漪望向墓園的方向,又望向自己此行的同伴,雖然是半推半就地被拐進這個團隊的,他並不是那種會隨便看待組隊這件事的人。



  「他們似乎短時間內不會……或許是沒辦法回來,你們怎麼看?進去嗎?或者繼續等?」

  木下清並不覺得自己有決定的資格,「我會想要繼續等……不過,我尊重你們的決定,所以……唔,我、我投廢票!」如果把對待梅莉特的方式拿來對待 那個剛認識的孩子,那她就兩邊都對不住了……梅莉特那邊不知道順不順利呢?可別煮飯給隊友吃啊……她一心二用,一面注意著其餘兩人的討論,一面擔心著自己 的旅行夥伴。雖說偶爾短期拆夥也能給彼此一點和不同人相處成長的機會,她仍然很擔心。



  由於兩人都已經表達完自己的意見,達洛斯想了想後,開口:「如果他們在墓園那邊遇上了什麼,我想八成和這座洋館多少有關,」停頓了下,似乎在想 辦法構築言語,畢竟突然遇到這樣的事,即使成熟如他也不是能完全保持冷靜的,並不是害怕,只是突然間、事件一下子發生得太快,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一直 在原地等待也不是辦法……要是這座洋館真的有什麼問題,而他們一行人因此遇到了困難的話呢?」

  他們都聽得出達洛斯話中的意思是:他贊成進去屋子裡。



  於是一行三人繞過持續發出叫聲的烏鴉頭頭,走到裡面去。

  在他們經過烏鴉頭頭的旁邊時,烏鴉頭頭瞥了一行人一眼,但三人當中就連最喜歡PM的木下清都沒有發現。



  ──  的願望,是什麼呢?











  洋館裡頭並不如外面看起來那麼破舊,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富麗堂皇。木下清首先注意到的是挑高天花板上頭的水晶燈,她喜歡這類閃閃發光的東西。男性們則是分別注意到宴會桌上的食物以及牆上的壁畫。

  「……看起來不像有問題的感覺嘛。」四處調查大廳內部,焱漪對隊友發表心得。

  「我也覺得沒問題!」木下清看完了水晶燈,觀察過了食物,轉而盯著壁畫,雖然她不懂這些古老的藝術、文化之類的,但她覺得看看也挺有趣。

  「……我倒是不這麼認為啊。」第三人的意見,卻有了分歧。

  聞言,其餘兩人一愣,轉身望向達洛斯,接著一起看向他望向的地方──通往二樓的樓梯,一隻酷豹望著他們。

  酷豹的眼神看起來很堅定,木下清覺得他好像在守護什麼東西。二樓應該有著些什麼。



  這時,「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達洛斯一面注意酷豹的動向,一面分析:「應該不只我們一組人馬來到這裡吧?但……」他舉起雙手抬高到肩膀的高度,向兩邊伸展,「有人在嗎?」然後這麼大喊。

  一行人能夠聽見達洛斯聲音的回音,但是沒有新的聲音傳來。



  「也就是說……」焱漪了解了達洛斯想要表達的事,他突然覺得或許他剛剛不該提議要先進來這間洋館的。

  「咦?怎、怎麼會……」那梅莉特呢?!木下清有些亂了陣腳。



  達洛斯點了點頭,從兩個人的反應看來,他們都能夠理解他的意思。

  「──這裡,除了我們看到的PM……」達洛斯用手指了指擋在樓梯前的那隻酷豹,「……之外,沒有任何人在。」



  話語方落,原本還大開著的洋館的門轟地關上,木下清嚇了一跳,連忙下意識跑到門前想打開門,卻是徒勞。她並不怕鬼,也不怕超自然現象……應該不怕才是,但像這樣子的突發狀況她也沒辦法保持冷靜,她的手握在門把上頭,自己明明使力了,門卻紋風不動。

  「打不開……!」她說,求救似地望向其他兩人。

  焱漪和達洛斯也跑了過來,三人一起合拉,門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時,門上浮現了文字,首先注意到的是三人中身材最矮小的木下清,她停下了拉動門的動作,「如……果……」字浮現的速度有點慢,像是有人一筆一筆慢慢地寫上去似的,那字跡有點生澀,是孩子般的筆法。

  注意到木下清的情況,其他兩人也停了下來,「……想……離……開……這……裡?」

  若是平常,他們一定會覺得這是個無聊的惡作劇,但現在可不容他們這麼想,任何的線索都是脫離這種窘境的關鍵。

  「……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

  「請」之後的筆跡是突然加速寫完的,這有些詭異。而在他們將光字念出口後,大廳的燈突然全數黯淡下來──雖說如此,並沒有光變微弱的跡象。在木下清感到疑惑時……



  「是鬼斯通跟燈火幽靈!」焱漪大喊出聲,他是三人中率先提出警告的一個,「而且數不清!」

  「咦咦咦咦!」木下清驚恐地看向驚人的大軍,這次組隊她除了被驚嚇還是被驚嚇,沒有發揮的餘地,「怎、怎麼會……」因為太過於緊張,她沒能察覺其實這些PM們的氣息當中都並沒有任何殺氣。

  達洛斯則是在焱漪提出警告後就伸手摸向寶貝球,思考該讓哪個同伴出來才好。不管對方的來意為何,他想都還是得先做好能保護好自己和旁邊這兩個小的的準備才是。



  一片混亂中,一名小男孩出現在酷豹身旁,輕輕撫摸他,然後一人和一PM一起走上二樓去。

  木下清清楚地看見了這些,但這時的她並沒有心思去理會。





  ──誰快來救救他們呀!數不清的鬼斯通加燈火幽靈海呀啊啊啊啊!



















◎焱漪的部分









◎葛城的部分





  隨著在夜空中盤旋的黑暗鴉們愈來愈多,原本仍有一絲月光灑落的嘆息墓園隨即被一層層濃厚的黑色給覆蓋,前一刻還一片死寂的老洋館周圍,也因為這樣而響徹了黑暗鴉們與烏鴉頭頭的嚎叫。



「好像這附近的黑暗鴉都、都聚集過來了呢。」就眼前所見的來說,是一個十分驚人的數量,陽梨不禁咽了一口水。

「聽說在晚上碰到黑暗鴉的話會發生不吉利的事情哦。」而且還是這麼大一群,伊瑟斯淡淡地說道,「雖然看起來對我們沒有敵意。」



  一旁,葛城查閱著圖鑑,並將得到的結果告知給二人,「看起來,這一群黑暗鴉都是因為那邊的烏鴉頭頭而聚集過來的。」像是想到了什麼地將圖鑑蓋起,葛城從腰包中取出了兩顆寶貝球。



「嗯?」注意到了葛城的舉動,陽梨問道:「葛城哥哥打算和烏鴉頭頭他們對戰嗎?」



「啊啊、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試著捕獲他看看。」剛剛說完,葛城便將手中的寶貝球丟出,「出來吧!暴蠑螈、電擊魔獸!」在一片黑暗中閃過一道白光,兩隻體型碩大的神奇寶貝矗立在葛城兩旁,並進入了警戒的姿態。



  陽梨眨了眨眼睛,好奇的目光落在電擊魔獸身上,「應該是之前交給葛城哥哥的那隻電擊獸吧,好像被培育的很好,太好了。」雖然感覺神情還是有一點兇惡,畢竟是前陣子在雷鼓市神奇寶貝中心大鬧的孩子呢,陽梨心想。



「啊,不過,真的沒有問……」



「呐,陽梨,我們趕快進去洋館裡面吧?」還沒待陽梨說完,伊瑟斯便一手牽起陽梨的手腕,並指向洋館的方向。不曉得什麼時候洋館的大門已經敞開,詛咒娃娃也已經走到了不遠的前方,「快點嘛,詛咒娃娃快要走遠了哦。」伊瑟斯似乎對詛咒娃娃很有興趣的樣子,感覺得出有一點興奮。



「等、等一下,伊瑟斯哥哥!」嗚哇,還是得進去洋館裡頭,是確實是有點擔心小清姊姊他們的,希、希望不會碰上什麼,恐怖的事情吧。陽梨思緒凌亂的想著,眼角似乎都快都快泛出淚光了。「葛、葛城哥哥要小心一點哦!」



  葛城聞言,只是舉起手來揮了揮,輕輕笑道:「會哦,我會順便讓這一大片纏繞著我們的不吉之兆都煙消雲散的。」好像說的有一點可怕,不過也就是想給這一大群黑暗鴉稍微嚇唬一下而已。







  時間稍微往前撥回一點,先一步進入館內的達洛斯、木下離、焱漪三個人,遭到了為數眾多的幽靈系PM的包圍。從方才進入館內開始,就接連發生了一連串不尋常的事情,使得三人險些失去了往常的冷靜。



「既然是要我們熄滅所有光的話,」達洛斯從腰際間取出一顆寶貝球,接著說道:「也就是不要攻擊到鬼斯通,而將所有的燈火幽靈打倒對吧!」說完,便將手中的寶貝球丟了出去,並指向前方一隻燈火幽靈,「阿勃梭魯,使用街頭試刀!」



  --如果以一道『謎題』來講,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一般會得出的解答確實會是『僅打倒燈火幽靈就好』,這也是一般最直覺、最容易去想到的答案。



「唔,可、可是會這麼簡單嗎?」從剛剛起一直試著要自己冷靜下來的木下清,操著仍有些顫抖的口吻,提出自己的疑惑、還有些許的不安。



  一旁的焱漪見狀,也跟著取出寶貝球,向木下清說道:「說是那樣說,不過有時候不要做過多的假設,憑直覺去做或許才是最正確的。」眼下的情況在三個人看來的確也不適合存有一絲的猶豫或顧慮,儘管早已是慌了陣腳,但也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是、是沒有錯啦。」雖然木下清還是有一點不安,但是現在也只能盡力去試了。有些著急地取出寶貝球向著大門右面丟出,並下達指令,「海星星,使用泡沫光線,盡量不要太大力哦,只是要弄暈他們。」



「左邊的就交給我,」焱漪轉過身,將寶貝球投擲出去,叫出毽子綿樂天,「樂天,對著燈火幽靈們盡情地灑滿睡眠粉吧!」







  --大概過了一小段不長的時間。

  在達洛斯、木下離、焱漪三個人與他們的PM合作之下,巧妙地避開了鬼斯通們而只『熄滅光』的燈火幽靈們,過程中三人的思緒也漸漸穩定下來。

  其中,木下清腦海中想起了一幕不久前的光景。



「那個,剛剛太混亂了所以就沒有太在意,」木下清叫喚了兩人一聲,說著方才所瞥見的景象:「在鬼斯通和燈火幽靈他們出現的時候,看到了剛才在洋館外碰到的男孩子突然出現,跟著那隻酷豹一起上了二樓。」指了指二樓大概的方向。



  朝著木下清指的方向望去,過了一會後,達洛斯搔了搔頭苦笑道:「仔細想想,從剛剛起我們似乎就一直在自亂陣腳。」



「……沒辦法啊?這麼陰森的地方,又一大群幽靈系PM的,遊樂園的鬼屋怎麼樣都比不上的呢。」焱漪見狀,也跟著達洛斯攤了攤手,乾笑著,「幽靈系PM的話,會發生這一些事情完全不奇怪。」像是看開了什麼一般。



  等一下,是不是哪一邊重點錯了。木下清不禁皺起眉頭,心想。



「所以,兩位決定繼續走下去囉?」看了看兩人,木下清確認似的問道。

「一開始可是收到邀請卡的哦。」達洛斯將那一張有著燙金字體的邀請卡,拿在手上揮了一揮,「況且一進門就準備了這樣子的歡迎會,就這樣離開也有一點失禮。」



「噗哧。」聞言,木下清輕笑了一聲,明明剛剛三個人都還一團混亂的。

「而且,好像從那一群幽靈系PM出現開始,妳的臉色就一直不太好,」焱漪摸了摸樂天頭頂的棉團,對著木下清說道:「好像,在擔心什麼的樣子。」



  心一驚,木下清連忙解釋道:「沒、沒有啦,就在擔心某個孩子,嗯。」



「總、總而言之,我們先到二樓去吧。」木下清嚷嚷著,隨後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嘟著嘴說道:「那結果都是要往上,剛才在這邊還真是耽誤了些時間。」

「也不能講是沒有任何收穫了,」某個角度而言,也算是多虧逗留在這兒而漸漸冷靜下來,「剛剛的對戰中,還捕獲到了這個孩子。」焱漪拿出了另一顆寶貝球。



「鬼、鬼斯通嗎?」其實睡眠粉偷偷灑在其中幾隻鬼斯通身上了?這樣子『謎題』不是早已經破局了嗎。木下清看了看寶貝球裡頭的鬼斯通,默默想著。



「我也有哦。」達洛斯也拿出了一顆寶貝球,裡頭是一隻昏睡了的燈火幽靈。



「咳,不管如何我們趕緊上去二樓吧,」聽完二人所說的,木下清一時間也不曉得要作出什麼樣的反應,總之先將話鋒給導回來,「鬼斯通和燈火幽靈好像也都不見了。」又仔細想了一下,剛剛的幽靈系PM們好像並沒有任何敵意的樣子。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這棟老洋館。」







「等、等一下,不用跑這麼急,伊瑟斯哥哥!」



「唔,詛咒娃娃究竟上哪去了呢,是在樓上嗎?」



  ──各位遠道而來的客人,接下來將為各位帶來精采的表演。

















◎達洛斯的部分







-- 洋館二樓 --

在面前有兩道關上的門,看不出來男孩和酷豹到底往哪裡走了。
「...往哪邊呀?」
...後面有腳步聲,快速接近中----
『大家--!』--是陽梨和伊瑟斯...還好看來都沒事,說真的雖然一直表現得很淡定但我真的不喜歡鬼呀。
等等其實鬼沒有腳步聲吧?
......咦,是不是少了誰?「葛城呢?」『他去解決不吉利的事了。』「哈?!」
『外面有一大群的黑暗鴉,我說晚上看到黑暗鴉是會發生不吉利的事,所以他留下來似乎要打倒牠們。』
伊瑟斯幫陽梨補足了原因理由。
『可以嗎...他一個人在外面?』黑色頭髮帶著眼鏡的女孩一臉憂心的看著門口的方向....對了她叫什麼啊之前好像有自我介紹來著???糟糕剛才沒注意聽她叫什麼來著???
「是葛城的話大概沒問題...應該啦,我沒和他對戰過不清楚他的實力。」
『那就趕快找那個男孩吧?』紅髮的男孩說了,哦對我記得這傢伙叫炎一...依...伊...是哪個來著?哎反正念一的就是了。←喂
「說的也是,不過是哪個門...咦?」
兩扇門之間的牆壁出現了一行字,不是像前廳門上的字是一筆一筆寫上的,而是突然就出現的字。

『午夜鐘響之時,真正的宴會才將開始。』

『......』「伊瑟斯,現在幾ㄉㄧ」話還沒說完,樓下大廳裡的鐘便響起--正好十二下。
兩邊的門同時打開。
酷豹從左邊的門出現,夢妖魔則是從右邊的門出來。
但是他們只是分別在在門旁,然後把頭撇向門內,似乎在示意我們進去。
『......怎麼辦?』陽梨抓著我的衣襬,輪流看著兩邊的門。
嗯,總覺得後面好像有股刺刺的視線呀,是錯覺嗎?
「那還是分成兩路好了,陽梨和我走左邊--」『不行!我和陽梨走!』伊瑟斯,嗯對ㄛ這傢伙好像挺喜歡陽梨ㄉ沒辦法就這樣ㄅ。
「那就還是照原本的分組走好了~進去吧~」

-- 房內 --

「一個房間要兩扇分開的門幹嘛啊!」
是的我們一進去就立刻會合了。
『好大聲呀達洛斯...』葛城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回頭看到他拎著(?)一隻烏鴉頭頭。
「哦你解決了啊...」『嗯。』葛城拿出寶貝球敲了下烏鴉頭頭,牠就被收進去了。
『話說這兩個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啊?』葛城指了指跟在後面的酷豹與夢妖魔,我們進房間後牠們就一直在後面。
我聳聳肩,是說為什麼我一直走在最前面呀奇怪?一開始隊長不是陽梨嗎???

...哎,叫一個小女孩打頭陣?還是算了吧。

--

這個房間很長,月光穿過天花板上的大洞照亮了房間,最底部有一幅畫。
畫上有兩個人:男孩與女孩。兩旁則是酷豹與夢妖魔。

『啊...那是我們在外面時見到的...』陽梨看著畫,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在外面時發生了什麼嗎?』黑色頭髮的女孩問道...雖然很抱歉但是我忘記了妳的名字真的很對不起...。
葛城向我們說了在外面時看到那個男孩,說『進去洋館內的人,沒有人回來。』...還有那個哭泣的女孩的事。
『那你們裡面的情況呢?』葛城問。我簡單講述了下我們打倒燈火幽靈的事。
『這樣啊...雖然感覺是沒有更好的答案了。...不過,你們都不覺得奇怪嗎?明明羅莎鎮上的人們都只有拿到一張邀請函,但是那個叫莎莎的女孩卻有五張...?』葛城看著畫說。
『啊,我也是從那個女生那拿到邀請函的!』炎一舉起手說。
眾人一陣沉默,而酷豹與夢妖魔則是在一旁一臉期待的看著我們。
「到底是怎麼回事...」說了沒有意義的話。...可是我討厭沉默...
「...啊。」我一發出聲音眾人就立刻轉頭看著我......不要這樣我壓力很大欸......『想到什麼了嗎?』葛城。

「也不是想到什麼啦,只不過我們來的一路上見到的所有PM全都沒有要攻擊我們的意思不是嗎?而且那些燈火幽靈也是只是輕輕拍了一下就不見了...」
「所以我想說不定邀請函是那個叫做莎莎的女孩發送的?為了這些PM能偶爾和人們交流...」
『有必要做的這麼盛大嗎?而且照你說的那些突然出現的字怎麼解釋?那男孩和女孩去哪了?跑進了畫裡嗎?這答案怎麼想都不可能吧。』葛城,一直看來十分冷靜的他好像也有點混亂了。

但是他說的也沒錯,還有太多謎團了。
大家又低著頭埋頭苦思,我則是抬頭望著畫。


月亮移動腳步,原本照在畫上的月光漸漸移到我們身旁。
我現在終於注意到了我的腳邊,有一個閃閃發光的物體。
蹲下身觀察,那是一個銀色的戒指,被卡在木頭地板的縫隙間。
我伸手想將戒指拿起,指尖才碰到戒指----

我被藍色的世界淹沒。

--

我不斷向下墜落...
景象改變,我站在一張床邊。
這張床很大,床的中間躺著一個人,枕邊放著一個布娃娃。
看起來好像生了病?額頭上放著濕毛巾,臉色蒼白,雙眼緊閉,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床的另外一邊是一個穿著像醫生的人在寫著什麼,一旁有一個穿得像女僕模樣的女性。
我身旁則是酷豹與...畫中的男孩?
我又轉頭看著床上的人,仔細看才發現她就是畫中的女孩。
沒有看到夢妖魔。

醫生打扮的人起身,向男孩微微頷首,便跟著女僕打扮的人出去了。

畫面變了,是晚上。
房間裡只有我和女孩站在窗邊。
她抱著娃娃,低喃了些什麼。
然後,她放手讓那娃娃落到窗外。

景象再度改變,我還是在床邊。
不同的是床上的人已用白色的布蓋著。
布沒有蓋住全身,左手露了出來,應該是那女孩的手吧,無名指上戴著似曾相識的銀色戒指。

男孩在哭。

畫面又換了,我站在洋館門前看著男孩與女僕帶著行李離開。
漸漸的洋館沒有人管理了,也再無人造訪。

又變回一片藍色的世界,我的腳踏在水面上,但是沒有沉下去,而是像站在地面上一樣。
水面上映照著我的身影...不,原本應該是我的倒影的地方是...夢妖魔。
牠在水面下看著我。
「原來如此...」
『簡單的讓你看了我的記憶。』
「你會說話啊...?」
『不是我會說話,而是我和你共享了想法,現在是你的心聽見我的聲音。』
「哦...哦...嗯...」
『那個叫做莎莎的女孩...確實就如你所想是發邀請函的人,但她也確實沒有惡意。
『我們在這裡已經待了很久,事實上一直以來只有莎莎願意進來這棟房子而已。
『所以我也讓莎莎看了我的記憶,...還有你。』

夢妖魔的聲音在我聽來是很好聽的女聲,感覺很溫柔,可是底下又好像壓抑著什麼。
『對了...那個金色頭髮的女孩長相有點像我以前的主人。』
「陽梨嗎......啊,其他人呢?」
『這裡是你的夢...所以他們進不來...』
「......」
『...你要聽我說完。
『他們都沒事,我的朋友在保護他們。
『這個房子再過幾天就會因為基柱被侵蝕而倒塌,我們沒有辦法再待在這裡了。
『但我們不想就這樣離開...至少這個戒指很重要,這是我對主人的回憶之物,所以我才想拜託你們找出來...』
「等等,難道莎莎不能來幫你們找戒指嗎,你們也能跟著莎莎呀!」
『她不適合帶著我們...因為莎莎也是身體不太好的孩子,我不想她太累。
『還有你們看到的兩人...是以我記憶中的樣子做出的幻象。』
「那...」
『門上的字是我寫的。其實只是想嚇嚇你們而已,本性頑劣,請見諒。』
「...就這樣(゚Д゚?!」
『嗯。』
「...所以就差不多這樣了吧?你們找到戒指後打算怎麼辦?」
『和你們一起走吧。』
「哎,這要到外面問問他們了。」

『我知道。』

--

我睜開眼睛,映入眼簾是被放大到最近的夢妖魔的臉。
「...!」我全身振了下,反射反應沒辦法。
『達洛斯哥哥!』陽梨。
『終於醒了啊...突然倒下去還以為你死了欸。』葛城。
『你還好嗎?』炎漪...對了,他的名字意思好像是火的波紋...嗎?算了,反正想起來了就好。
臉一直湊得很近的夢妖魔...我起身時才終於讓開。
「沒事...」這時我發現我手上握著什麼,張開一看是那女孩的戒指。
然後有誰跑了過來,是一隻詛咒娃娃。
啊,難怪覺得伊瑟斯身旁好像有什麼,原來是這孩子。
牠看著戒指,然後伸手蓋在戒指上。
似乎知道了什麼似的,他又收回手然後跑回伊瑟斯身旁。
伊瑟斯則是一直盯著牠的動作。

我看著夢妖魔,夢妖魔看著我點點頭。
我向她們說了剛才夢妖魔說的事。
『.......』

「陽梨,妳覺得夢妖魔怎麼樣?」
『咦...什麼意思?』
「這傢伙說妳長得很像她以前的主人,所以她大概會比較願意跟著妳吧?」我看向夢妖魔,她也看著我。
然後她笑了,跑到了陽梨身旁。
陽梨看看我又看看她,然後點點頭。

酷豹走到那眼鏡女孩身旁,然後對著夢妖魔點點頭,又轉頭看向那女孩。
『這是...』
『看來他挺中意妳嘛。』叫炎漪的男孩對著她笑了。
『咦...』
酷豹望著她。
『呃..........』
酷豹望著她。
『.....請多多指教。』

我發現夢妖魔看著戒指,便將手伸過去,但她搖搖頭。
「這是要給我的意思嗎?妳們讓我們來到這不就是為了這個?」
『我想找到可以託付的人。』是剛才的聲音。
「好沉重呀。」我笑了。「那麼我收下妳的回憶了。」
夢妖魔也笑了。

這樣就算解決一件事了吧...雖然有點累不過看來是好結果。















獎勵PM:





   NO.093 鬼斯通(♀) →NO.632焱漪

   NO.354 詛咒娃娃(♂) →NO.213伊瑟斯
   NO.429 夢妖魔(♀) →NO.504陽梨

   NO.430 烏鴉頭頭(♂) →NO.485葛城

   NO.510 酷豹(♂) →NO.343木下清

   NO.608 燈火幽靈(♀)→NO.569達洛斯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pyright c 【PM in Plurk】Trainer Kudzu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ピンキー・ローン・ピッグ
忍者ブログ / [PR]